您的位置:武侠中文网_酷虎文学_爱看书屋动漫同人小说 > > 重生之商女为妃 > 章节目录 章第九十跑章 逃跑

《重生之商女为妃》章节目录 章第九十跑章 逃跑

    傍晚,慕容修营帐内来报。

    除了在山脚下被救下的那些女子,但凡已经上山的全数被辱,其中一半失去了性命,剩下半数又多半疯了。

    账内众人面色忡忡,这些流寇胆子竟如此之大,明知水凌山下有慕容修领兵坐阵,还敢明目张胆叫嚣!

    要不是这些流寇是真有胆子,要么就是他们背后有人暗中支持。

    依他们看来,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你先下去吧,有任何消息务必及时来报。”

    “是!”来报士兵俯身拱手欲离账,忽而面相纠结,在原地磋躇了一会儿。

    慕容修见他扭捏,怒道,“还有什么话就直说,本将军什么时候教你这般矫情?”

    士兵将头埋得更低,慌忙答道,“山上兄弟还传了一道消息,说是说是在寨内看到一位与云安郡主极其相似的女子”

    话还未说完,营帐内寒气来袭,几人生生打了冷颤,那说话的士兵也越说越小声。

    他刚听到山上兄弟传下的消息,心中也是无比疑惑。云安郡主远在帝都,怎么可能会出现在水凌州,还入了流寇寨中。

    可这事情不怕一万只怕万一,万一真的是云安郡主呢?

    慕容修与司桐几人纷纷看向了离夜,一直闭目不语的离夜此时已睁开双眼,只是双眸中看不见一丝温度,仿若那千年雪山之冰。

    司桐敲着扇子,转头问道,“可看仔细了?云安郡主你们识得?”

    “传信的兄弟那日从帝都出发时正同属下站在前排,偶的看到了云安郡主真容。只是属下们觉得云安郡主此时应该在帝都,怎么也不可能会出现在这里才是,可兄弟说那女子实在太像了!”

    “不错,楚安应该在帝都,怎么可能会被抓上山!况且我们也没收到楚安失踪的消息不是,飞鸽传书总比那些流寇行路要来得快,是不!”

    司桐展着扇子使劲扇着,这十二寒天,为何他觉得身上在不断冒汗?

    离夜紧盯着那铺在桌上的山图,唇齿轻启,道,“江宁,有几日未曾有帝都来的消息?”

    江宁闻言蹙眉,拱手道,“王爷,属下这便去确认云安郡主的安全。”

    慕容修与司桐脸色大变,这大半个月忙着想策略对付水凌山上的流寇,好似真没收到一丝关于帝都方面的消息!

    江宁与来报士兵离了营帐,慕容修与离夜说了一句安慰之话便也随着出去。

    “沈留,召集精兵!”慕容修说道。

    营帐内,离夜紧绷牙关,默默盯着那山图许久,起身走出了营帐。

    司桐紧随其后,看着离夜换了身衣裳,焦急道,“离夜,你这是要去哪?难道想要一个人入山?”

    离夜不语默认,拿起长剑就要离开,司桐挡在了他身前,说道,“这水凌山多危险,山上流寇怎么也有几千人,你这分明是去找死!再说楚安说不定这会正在家里好好坐着,江宁也已经飞鸽传书去帝都,你就不能多等几个时辰?”

    话毕司桐颓然意识到了不对劲,离夜也沉了脸色。

    楚安要是现在真的在水凌山上,那岂不是已经

    离夜单手将司桐拽到了身后,一出营帐便没了身影。

    入夜,水凌山上夜风呼啸,野兽嘶吼狂嗥,似在远处又在近身。

    楚安漫无目的的跑着,衣裳已被荆棘钩碎,全身上下丝丝血迹冒出,头发凌乱,双掌也已磨破。

    只要往山下跑去便好,楚安心里想着,也确实一直在往山下跑去,无路便随坡而滚。

    忽然,楚安停下了脚步,直愣愣的看着前方那若隐若现的黑影,还有一双放光的眼睛!

    山间野兽多夜间出行,楚安短而急促呼吸着,想要往后逃去,却发现双腿已软。

    “哈哈哈”

    不知与那庞然野兽对视了多久,山间突然回荡着爽朗的笑声,一种恶作剧得逞的愉悦。

    楚安紧绷着身子四处观望,以为是流寇追上,整个心似掉到了寒潭。

    “小丫头不错啊,我还以为你会像别的女人一般大喊大叫。”

    楚安随着声音抬头,只见一男子垂足坐在树上,手中把玩着一把匕首,正笑看着她。

    是他?楚安面上诧异,不知为何心下瞬间便安稳下来,不再是恐惧。

    戈冠玉笑了两声从树下跳下,那庞然大物也应声倒下,没了踪影。

    “你怎么会在这?”楚安望了他好久问道。

    戈冠玉伸手弹了弹她的额头,笑道,“怎么?不希望我在这?难道你真的想当这压寨夫人?”

    “你你知道?”

    楚安脑中闪现了一个想法,从灵山将她掳走的人会不会就是他?

    “知道什么?知道你这丫头刚从那么高的石墙上跳下?还是知道你这丫头深更半夜敢一个人在这山林中乱跑?”

    他几日前收到消息便往水凌州赶,刚到这破寨子就看着她跳下了石墙。

    那么高的石墙,也不怕没了性命。

    “所以你一直跟在我身后,看着我”

    楚安本想发怒,转念一想他与她似乎也没什么关系,他袖手旁观也是理所当然。

    只是知道她在被吓出魂时,他正在暗中笑着,心中不免有些怒意。

    “那那你能带我下山吗?只要下山就好。”楚安换了口气恳求道。

    这儿是水凌州,只要下了山她可以去找离夜,那她就安全了。

    戈冠玉脸上笑意不减,说道,“自然是可以,正好向夜王殿下敲一笔!”

    “你!”

    “不过啊!现在最要紧的是生个火给你暖暖,否则这钱还没敲到,人就死了。”戈冠玉打量了她一眼说道。

    楚安心中有气,但他说的也不是没道理。

    刚才只顾得逃命不觉得冷,现在经他一提醒只觉得这寒风像是刀子,正不停的刮着她的身子。

    戈冠玉见她不说话,又嬉笑道,“怎么,难道你打的是我身上衣服的主意?”

    “那可不行,这男女有别,戈某可不敢动夜王殿下的女人,毕竟还是命重要。”戈冠玉佯装害怕抓紧了衣领。

    楚安暼了他一眼,张了张口最终也没说什么。

    他眼中未曾有一丝对夜王殿下的害怕,装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