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武侠中文网_酷虎文学_爱看书屋动漫同人小说 > > 卿如春风来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静九章十 树越欲静

《卿如春风来》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静九章十 树越欲静

    沈言珏不在府上,沈夫人倒是更忙了起来,时常顾不得沈清婉如何。  火然文ranena`

    自那日带了沈清婉去她外祖母家后,便又日日见不得人了。

    沈清婉闲来无事,除了依旧是将自己闷在屋里埋头写着什么,当真没什么旁的事了。

    春兰还是惦记着沈清婉一坐就是几个时辰,老是不爱动的事儿,时常提醒着她。

    天气一日一日地冷下去,沈清婉的日子也是过得一日比一日沉闷起来。

    直到有一日,一封信打破了沈清婉的清净。

    这封信是辰王世子祁归恒给她写的。

    倒是很正式,有首有尾的,亦没有什么多余,由着门房一路送进来也没人说什么。

    心中说的,是陆雪烟的母亲陆夫人,这几日因入了冬,病得挺重,已经下不来床了。

    大概意思是说,让沈清婉得空,去永清侯府看看,陪陪陆雪烟也好。

    沈清婉见信自然是心中咯噔了一声。

    自己这些日子以来,只惦记着怎么让自己好起来,倒是没有注意,陆雪烟也是数日不曾见到过了。

    原是常有往来的,这一下子没了消息,沈清婉竟然也没有留意。

    想到这儿,沈清婉不由地一阵内疚,便是立刻叫春兰准备了一番,便打算直接上门去看看陆雪烟她们。

    永清侯府的门房也算是认识沈清婉了。

    虽然没有帖子,但知道沈清婉与陆雪烟的交情,这大冷天的,自然不会让沈清婉在外头等着回禀,直接就吩咐了暖轿抬进去了。

    到了陆夫人的院子,远远地沈清婉便是闻到了一股药味儿。

    守门的婆子见着暖轿,便知是有贵客来了。

    虽然没有听到夫人小姐提过什么,但到底是有眼力见儿,也是满脸堆笑上去接了人。

    一见是国公府的小姐,自然是忙不迭地进去报信了。

    不一会儿,陆雪烟便走了出来,见着沈清婉也是惊讶得很“婉儿?你怎么来了?”

    沈清婉见她穿得单薄,忙上前去搓了搓她胳膊道“你怎么穿这么点儿就跑出来了,外头冷得很,赶紧进去吧。”

    陆雪烟挤出个勉强的笑来,回答道“我娘生病了,怕冷,屋里暖炉烧得旺,我倒是一点儿都不冷,还出了一身汗。”

    “出了汗更不能着风了……”

    二人说着话,便是相携着进屋去了。

    “娘,”陆雪烟轻轻喊了一声,“婉儿来看你了。”

    陆夫人正在床上躺着,一听陆雪烟这话,正想开口,却又是不住地咳了起来。

    沈清婉一听这声音,便是觉得不对劲,只不过想问什么也不好当着面问,只得先行了礼道“陆夫人安好。”

    陆夫人脸色咳得脸色惨白,陆雪烟赶忙上前去,一边替她揉着心口,一边柔声劝着“娘要是不舒服,便别急着说话就是,婉儿不是外人,不拘这些俗礼的。”

    陆夫人点了点头,好一会儿才缓了过来,哑着嗓子道“哎,连雪烟我都不愿意让她在跟前伺候着,这病只怕过了病气给你们。如花似玉的姑娘,莫像我这般……咳咳咳……”

    陆夫人不过说了几句话,又开始咳了起来。

    沈清婉听得揪心,轻声劝道“您这是哪儿的话,若是有病气,大夫自然会叮嘱的,您莫多心了,好好养着才是。”

    陆雪烟听到沈清婉这话,也是点头附和着“婉儿说得不错,娘您就别想那么多了……”

    沈清婉与陆雪烟一道,在屋中陪着陆夫人说了好一会儿话。

    直到见陆夫人显然面上露出了倦意,沈清婉这才有眼色地起身说要告退了。

    陆夫人无力地点了点头,已是就要沉沉睡去。

    陆雪烟眼中流露出一丝心疼来,拉着沈清婉就要往外头去。

    沈清婉忙拦住了她,小声道“你穿暖些再出去,这一冷一热的,别让自己病倒了,到时你想照顾你母亲都没那个力气了。”

    陆雪烟苦笑地看了她一眼,到底是穿了件衣服,吩咐了婆子,陆夫人醒了再通知她,便起身出去了。

    结果二人一出了院子,便见到院门口远远站了个人,正背着手似乎在等谁。

    “世子?”陆雪烟微微惊诧地小声说道。

    沈清婉一愣“嗯?你说那人是谁?”

    “辰王世子,”陆雪烟与沈清婉咬着耳朵道,“他这几日常往府上来,虽是经常见着,倒是很少会来后院。不知如今是来做什么的。”

    沈清婉点了点头,也是心下奇怪起来。

    二人慢慢走了过去,祁归恒听到了身后动静,回过了头来。

    “见过世子。”二人都是福了福身。

    “陆小姐,”祁归恒冲陆雪烟和气地笑了笑,开口道,“可否向你借沈小姐一会儿?”

    陆雪烟一愣?祁归恒原来是来找沈清婉的吗?

    可他怎么知道沈清婉突然来了永清侯府的?

    来不及想这么多,也不好在辰王世子面前问,陆雪烟面带询问地只得看了一眼沈清婉。

    沈清婉也是没想到祁归恒有事儿找自己,但也是礼貌地冲陆雪烟点头道“无妨,我待会儿再去找你。”

    陆雪烟闻言点了点头,与祁归恒行了个礼,便也告退了。

    祁归恒亦是与沈清婉二人,向着外头走去。

    沈清婉见陆雪烟没有了踪影,这才转过头来,没好气地开口问道“你给我写信,把我骗过来,就是为了找我散步的吗?”

    祁归恒闻言一笑“方才还人模人样地给我请安,这会儿就蹬鼻子上脸了啊?”

    “我可没骗你,你方才也看到了,陆夫人的确病得不轻。”祁归恒依旧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

    沈清婉懒得跟他计较,不耐烦道“有事儿快说。”

    祁归恒听到这句话,却是慢慢收起了面上轻松的笑意,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看着沈清婉。

    沈清婉一愣,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

    “我有个事儿要和你说,”祁归恒面上已经全然没有了笑意,甚至还多了一丝严肃,“如果不是真的需要你帮忙,我也不会拿这些事儿去烦你。”

    沈清婉闻言,心头掠过一丝不祥的预感来,顿时表情也凝重了起来,轻声道“什么……”

    祁归恒张了张嘴,到了这个当口,倒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是祁佑……”

    祁归恒一开口,沈清婉一听到了这个名字,顿时脑子一嗡,险些没有站稳。

    沈清婉慌忙低下头去,稳了稳心神,故作镇定地问道“他怎么了?”

    “他受伤了,”祁归恒抬眼看着沈清婉,轻声解释道,“是因为救你父亲。”

    沈清婉震惊地抬起头来,问道“你说什么?我父亲……”